迟到39年的一声“爸爸” 老人瞬间“破防”

原标题:迟到39年的一声“爸爸” 老人瞬间“破防”



老人慌忙起身迎接女儿,手中的拐杖掉落,女儿蹲地捡起拐杖,顺势跪在老人面前,小声喊道:“爸爸!”

这一声爸爸阔别了整整39年,3岁那年,她随妈妈离家去福建,6岁那年,她失踪了,从此开启了另一种人生,也与自己的血亲天各一方。39年后,她在重庆市公安局北碚区分局民警与福建当地民警的合力帮助下,终于回家了。

12月4日,在北碚区公安分局里,一场惹人落泪的久别重逢,感动了在场所有人......

老人想见失踪39年的女儿一面

下午两点半,杵着拐杖、戴着氧气机的72岁老人毛朝绪正坐在大厅里焦急的等待。毛朝绪是北碚区三圣镇古佛村人,退休前是一位煤矿工人,长年作业,让他落下了职业病,经常感到呼吸不畅,因此总是需要氧气机帮助呼吸。

现在,他住在三圣镇石坝养老院里,平时由一位叫张玖芳的工作人员照顾。毛朝绪听力不好,平时很少说话,偶尔出太阳时,会在院子里走走停停。没有人知道,这个沉默寡言的老人心里,埋藏着数十年都无法释怀的隐痛。

她的小女儿毛业霞,在3岁时随自己的妻子去了福建,6岁时失踪后,至今下落不明。妻子一去不回,婚姻名存实亡,两人还有一个儿子,2016年前后,也因意外死亡。现在,这个世上,就只剩女儿这一个血亲。

毛朝绪思念至极,也自知自己年纪大了,身体也不太好,行将就木,唯一心愿和执念,就是想再见女儿一面。虽然知道希望渺茫,但是他还是决定一试。

2017年,毛朝绪矽肺病发作,在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住院,情况不太乐观。在亲人的协助下,他在宝贝回家网站上完成了寻亲相关登记,并在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协助下,完成了采血。

“当时,由于毛朝绪身体原因,我便去到医院,去帮助完成采血,随后,将血液送到北碚区公安分局入库。”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郭君回忆道。

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已改鬓毛衰

“39年了,还记得你女儿的样子吗?”

“记得,她有一张圆脸......小时候,我经常抱着她,背着她,看她和其他孩子追逐打闹。”毛朝绪脸上露出笑意,继续说道:“家里本来还有一张女儿的照片,可惜年代久远,照片花了,看不清楚了。”

“马上要见到女儿了,高兴吗?”

“怎么不高兴,我没想到,有生之年,真的还能再见女儿一面,还能知道她到底过得好不好......”毛朝绪的眼神飘向窗外,他知道,女儿很快就要出现了。

下午4点半左右,身穿红色薄羽绒服的毛业霞抵达北碚区公安分局,同行的还有她的女儿等人。毛业霞有些害羞,头发已经略显斑白,但还是一张圆脸。她不会说重庆话,只是小声的用福建方言呢喃:“我很想见我的亲生父亲......”

毛业霞失踪时年龄尚小,记忆里完全已没有了亲生父亲的模样。但她总听身边的人说,自己是抱来养的,于是便萌生了想寻找亲生父亲的念头。就这样,她在福建莆田当地完成了寻亲采血的流程......

而这一刻,亲生父亲就在楼上,他们终于要重逢了。

迟到39年的一声“爸爸”老人“破防”

毛业霞走到二楼,会议室里,毛朝绪正戴着氧气机,焦急的朝门口张望。除了亲生父亲,会议室周围,还坐着其他亲戚,总共10余人。

害羞内敛的毛业霞有些局促,走到毛朝绪身边时,老父亲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来,手中的拐杖都掉落了。毛业霞蹲地捡起父亲的拐杖,顺势跪在了父亲面前,小声喊道:“爸爸......”

千言万语,就在这一声迟来的“爸爸”里,沉默寡言的毛朝绪瞬间“破防”,眼泪夺眶而出。

待两人坐定以后,毛朝绪又笑了起来,拉着女儿的手说话。女儿听不懂重庆话,他就说普通话。那一刻,在毛朝绪的眼里,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已经消失,他满眼都是女儿,他一直笑着,和女儿说着话......

“毛业霞不仅是舅舅的牵挂,也是我们这一大家人的牵挂。今天,表妹回来,我们所有的亲人,只要在重庆的,都赶来了!”毛业霞的表哥曹新铭说,自己比表妹大四五岁,依稀还能记得两人小时候一起玩耍的场景。

舅舅平时沉默寡言,自从妻子离开后,就未再婚,一直孤苦伶仃。自己有时候会去看望他,但由于工作繁忙等等原因,陪伴舅舅的时间也不多。这些年,舅舅住进了养老院,他自知年事已高,于是就越发想再见亲生女儿一面。

“真的很感谢北碚区公安分局,原本以为希望渺茫的事,竟实现了!”曹新铭一家感激不尽,专门定制锦旗相送。

上游新闻记者 范圣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