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电影的“刘先畅现象”

原标题:重庆电影的“刘先畅现象”

再次见到刘先畅是今春四月,我和一群中青年作家去金佛山踏青,看闻名遐迩汪洋恣肆的杜鹃花。笑谈间,忽见一高大壮硕的男子向我走来,轻声说,许老师,我是刘先畅,还记得吗,十年前你来过我们水江……语音未断我当即接话,刘书记,刘主任,刘编剧,哈哈,十年不见,你角色变换,真是令人目不暇接惊掉下巴啊!

初识刘先畅是在十年前。重庆文学院组织签约作家去南川区水江镇采风,我应邀同往。刘先畅是区委常委兼水江镇党委书记,他带着一群作家走农家、看大棚、去矿区、进车间,不仅带路,还兼解说。口若悬河,如数家珍,完全不打官腔,淳朴得如同一位乡村大叔。

好感顿生。我对他作了很深入的采访,方知刘先畅来历不简单,30来岁就做了南平镇的党委书记,而后又当上了区委常委、宣传部长,因为年轻有魄力,被派到水江这个工业重镇、交通要地兼任一把手。那次我们谈得很投机,尤其对他为了加强对政府部门的监督,扫除机关干部的慵懒惰性,出台一套治庸酬勤“组合拳”,推行周一升旗制、双月报告制,特别是将行之已久的镇人大“一年一会”制度,改为“一季一会”,印象深刻。回城后,写了报告文学《刘先畅的“新政”与水江实践》发表于报刊网络,引起一番热议。此后各忙各的,再未见面。只是从零星信息里获知,他后来去了区人大常委会,做了常务副主任,还写了部电影《大梦难忘》,有较大的反响,观众多多,票房颇好。

一位政府官员,公务如此繁忙,居然有心力去弄电影,那可是既花钱又耗时费力还不讨好的事情。从师范教师、教研员、秘书、区委办主任、乡镇党委书记、宣传部长、人大副主任到电影编剧,这其间跨度好大,跨界也多。哈哈好个刘先畅,人大的创新你敢做,电影这骨头你敢啃,真是天下事你敢为人先,天下苦你要去先尝?我笑言,你的名字应该叫“刘先尝”。

刘先畅说,他喜欢的事就要去做。在水江主政是想做点成绩出来不负众望,写电影剧本拍电影则是儿时梦想。他没有其他业余爱好,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电影,他说他对电影的钟情源于他的父亲。父亲在长春当过兵,订阅了一些电影专业杂志。每次探亲,都会带回来一大摞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刊物《电影文学》。

刘先畅在《电影文学》杂志上阅读了很多电影剧本。有一天,父亲对他说,你看的那些电影,都是由这些剧本拍出来的。有剧本才会有电影。他从此对电影文学膜拜至深。

小时候他看过一部苏联电影,叫《电影悲欢录》。说的是电影中的人物讲文明讲礼貌,村民们就跟着讲文明讲礼貌。电影中的人物野蛮粗俗,村民们也跟着野蛮粗俗。可见电影的作用太大了,影响太深远了。再后来,他逐渐认识到电影作为影像语言综合艺术,声情并茂、形象直观、具体生动,它的感染力、影响力远远大于其他文学样式。他就由喜欢电影,专心看电影,逐步学习写剧本,编电影,做电影了。他告诉我,至今他已创作了十多个电影剧本,其中获省级以上奖6个;《中国作家》影视版专刊发表3个;有6个剧本拍成电影公映,其中《乡间童谣》《深情约定》《大梦难忘》由刘先畅独立编剧,《渴望的青春》《穷途》《再生之乐》系刘先畅和他人联合编剧;已有两部电影作品获奖。此外,《狱中八条》获中国“夏衍杯”优秀电影剧本奖,《金佛山》《十三寨》《安居古城》《深情约定》等5部获省级剧本奖。今春,2019年11月全国公映的影片《大梦难忘》获得重庆文艺奖。

听他如数家珍地叙说,我真的惊呆了。一别十年,刘先畅居然在繁忙的公务之余创作拍摄了这么多电影,在电影界小有成就,在剧本创作界大名鼎鼎,出了3本电影剧本集,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、中国电影家协会和中国电影文学学会……我对他说,刘先畅,你真的可以哈,是个人物了,我把你称为重庆电影界的“刘先畅现象”,可以噻?

不好不好!他听罢哈哈一笑道,我只不过从看电影到爱电影再到写电影做电影,这其中苦辣酸甜兼有。你先莫吹,去看看我的《大梦难忘》再发表议论吧。

回家后杂事缠身,近日终于有闲,为不负刘先畅,我用5元钱买了腾讯视频的看片资格。花了近两小时看完《大梦难忘》全片,说实话,还不错,很好看。

《大梦难忘》是一部性质较为特殊的主旋律影片,它是全国第一部以人大制度为题材的院线电影,的确别开生面。用电影形式宣传人大制度,在全国开了先河。2021、2022年全国两会期间,央视电影频道播出了这部电影,至今已播5次。《大梦难忘》由谢政辉执导,刘先畅编剧,夏天、臧晋、张圣鹏、蒋昌义等主演。影片就是取材于刘先畅探索推行的乡镇人大“季会制”,讲述了发生在和平镇的新鲜故事。故事由头其实比较简单,镇党委书记曾自强新官上任,看到政府部门懒散怠政,决心改革。

电影开始一组镜头就展示了编导的匠心独运,向观众呈现了会议场景:领导在台上慷慨激昂,听者在台下磨皮擦痒……电影将这个镇存在的深层次问题,通过细枝末节传递给了观众。真是神来之笔。还有,电影起始寥寥几笔,就呈现了和平镇的困境:早晨的升旗仪式稀稀拉拉漫不经心;村民们聚在镇政府门口讨要补偿款;村支书上班时间打麻将不做本职工作;新官上任处处碰壁,繁杂事务多如牛毛……

镇党委书记曾自强新来乍到,抓住问题症结,从改变工作作风开始。升旗仪式后,相关部门负责人要上台讲几句话,说说自己的思想和工作,实际上是逼迫他们读书学习;在政府各部门搞民主测评;决定由镇人大牵头,将一年一会的往日规例,改为一季一会,加强对政府各部门的监督与促进。此后矛盾丛生,熊镇长和令副镇长认为曾自强否定了他们的过往政绩,拒不配合执行。曾自强深入乡村和基层调查研究,撤换不称职村干,兴建农贸市场,改善交通和民生,终于柳暗花明,和平镇走上和谐发展之路。

整个影片脉络清晰,叙述流畅,故事的推动力强劲,人物性格鲜明,男一二三角色均把控自如,表演有道,语言干净利索。尤其是夏天饰演的曾自强,人物性格张弛有度,不卑不亢,处事果断坚决,该柔则柔,该刚则刚,可谓刚柔相济。对歪风邪气黑恶势力绝不姑息迁就,对不理解自己的同志却可以俯身以就,苦口婆心,话明气散,团结为重。

曾自强一身正气,却也有血有肉有情有义,剧中他登门拜访有情绪的熊镇长,推心置腹,不打官腔。有几句话印象深刻:我怎么会整你呢?整你对我有什么好处!……镇长工作做好了,你的威信提高了。他还说过,我们当官当好了希望升官,这很正常,有谁不想升官?当官也是为老百姓服务嘛!听起来非常实在。剧中这些生动的对白还有很多,接地气且打动人心。

作为小投入低成本影片,《大梦难忘》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。如果每年获批拍摄的几十部重庆本土影片在艺术上能更讲究一些,都能达到这样的水准,我想一定会迎来我市电影事业的繁荣期。刘先畅其实非常明白本土电影的艰难处境,心向往者很多,好剧本不多,好导演、好演员不多,众多电影公司实力不济。他说,做电影很难,程序多,要求高,审查严,做成不容易,做好更艰难。尽管大多数电影不赚钱,但只要能拍出来,正能量的电影作品能给人启发,给人力量,给人积极影响,权作做好事行善事吧。这也是一个作家存在的价值所在,一个编剧存在的意义体现。

刘先畅一直在为他的电影梦奋斗着。除了执笔编剧,笔耕不辍,他还当起了策划、监制、剧本医生等,助力他人做成做好电影项目。他说,一部电影的成功所带来的影响面、感染力和成就感,是很多文艺形式和文艺作品没法比的。这也是观众们不愿呆在家里要去电影院的原因之一。他还要努力,写出能反映这个伟大时代的优秀作品,这不仅仅是幼时的梦想,也是他毕生的追求。

希望更多的人以赤子之心,做银色之梦,让重庆电影界的“刘先畅现象”持续永远。

(作者单位:重庆日报报业集团)